三个八年级生的「衣橱医生」实践:消耗最少资源,享受穿新衣的喜
作者: 点击:672 次


编辑:陈欣瑜

时下盛行的「快时尚」,意即以低廉的价格,买到当季最流行的衣服。或许昨天才在新一季杂誌上看到的时髦衣物,今日就会出现在街角的平价服饰店架上。因为便宜,所以穿破了不心疼,换季了就尘封在衣橱深处;因为便宜,过时了就全部扔旧衣回收。而这些回收的「旧衣」最后都去了哪里?业者眼中的无限商机,是不是成为了现代社会「过度消费」的推手?三个八年级生,来自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成长背景、教育环境,却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这个问题。为了推广相关理念,促成了「衣橱医生」的诞生。

因为想做一件事,就把三人聚在一起了!

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庭荷,是衣橱医生的发起人。庭荷说,大学时的自己,常常省下吃饭钱也要为自己添购新衫。因为太爱衣服了!也意外发现自己搭配上的天赋,经常担任朋友的穿搭顾问。但过程中,庭荷渐渐发现了几个盲点:许多朋友打开衣橱,里头满坑满谷的「战利品」,却找不到一件合适的「战袍」。好不容易挑了几件衣服搭配好,穿在朋友身上却有违和感。或是在挑选衣服的过程中,在衣橱的深处翻找出好几件吊牌未剪的新衣。「买了衣服为什幺不穿呢?明明很多衣服,怎幺会找不到衣服穿呢?」

庭荷认为平价服饰导致人们常冲动购买,却未曾思考自己是否适合;买回家后发现与自己的风格不同,橱窗中亮丽时髦的衣服只能在自家衣橱中束之高阁。「快时尚」让人趋之若鹜,却也产生了「过度製造」、「过度消费」及「过度丢弃」的问题。美丽的衣服最后只能送进旧衣回收箱吗?有没有什幺方法可以帮助大家找到自己的穿衣风格、又能养成正确的消费习惯;而家中过多的衣物也能适得其所,找到真正适合的主人呢?许多的想法充斥在庭荷脑中。此时,她遇到了另一位伙伴——Sonia。

三个八年级生的「衣橱医生」实践:消耗最少资源,享受穿新衣的喜
永远有着灿烂笑容的庭荷

与庭荷相反,Sonia不是一个热爱买衣服的女生,衣柜打开几乎都是容易穿搭的基本款,觉得找到自己的风格后,省去了不少衣服的开销——不管是金钱或时间,进而能将精力花在自己觉得重要的事情上。受到大学好友的影响,Sonia慢慢接触到免费商店、礼物经济等概念。而好友在社群网站上建立的校内赠送物品社团,也改善了搬宿舍时物品被大量丢弃的状况。举办活动时多的便当、快要过期的折价券等,也能透过这个社团改变被丢弃的命运,由于社团成员都是校内学生,更能免去寄送等资源消耗。

大学毕业后,两人仍持续关心相关议题,并在去年九月,于大安森林公园举办了第一场「免费废物派对」——一个将身边还堪用的物品,送给需要的人的聚会。活动除了促进物品流动外,也期许能创造一个让大家交流、认识新朋友的空间,从走绳、音乐Jam到舞蹈教学,都是免费废物派对里的「友情激素」。活动中,Sonia体会到:「东西是拿来用的,而不是拥有的。」当她将收藏多年,但已不再需要的笔记本送到有缘人的手上时,物品的价值才真正发挥。另外,Sonia也深信,当身边都是自己喜欢且需要的物品时,才更有余裕去追求自己理想的生活。

家辉,两位女孩口中的「资讯王」。个性低调,思绪缜密,是团队里强而有力的后盾。每当庭荷与Sonia天花乱坠发想点子时,家辉总是适时停下来,为三人的讨论做简单的结论,然后大家再进一步分析其中问题、探讨解决方法。高中时期,他便对「反资本主义」相关议题产生兴趣,资本主义下的社会虽然经济繁荣,但大量的生产製作却是靠着不断消耗、压榨自然资源而来。三年前在某一次活动认识了庭荷,也陆续参与这位「行动派」女生发起的活动。不只是纸上谈兵,更付诸行动,这也是家辉决定投入的原因。

就这样,应用英文系毕业的庭荷,收集国外二手衣物处理的资讯及理论知识,也实地走访国内相关组织,再结合自己的想法擦出新的火花;活泼外向的Sonia勇于尝试新的事物,有影像长才及行销背景的她对网路社群经营已有构想;家辉善于记录、统整及归纳,静静的架构专属于三人的资讯库。「衣橱医生」于是有了初步的雏形。

三个八年级生的「衣橱医生」实践:消耗最少资源,享受穿新衣的喜
Sonia(中间)于免费废物派对
从发散到聚焦,一步步向前迈进

「衣橱医生」受到荷兰的「衣服图书馆」启发。荷兰的衣服图书馆提倡「从租借共享取代贩售」,利用与图书馆相似的租借模式,让大众都能享有以平价追求时尚的权利。二者的相似之处皆是减缓快时尚或过度消费问题。而衣橱医生的走向较偏向「居家管理顾问」,或是美国证照中Professional organizer的角色。考量到现阶段多数台湾人对「共享衣服」接受度不高,衣橱医生希望能够釜底抽薪,从根本解决问题——人们常因为不会收纳而忘记自己已经拥有了哪些衣服;或是找不到自己的风格而盲目消费,那幺首要之务就是宣导「断、捨、离」的观念。衣橱医生的理念就是:先将衣橱精简化,看到多的、发现少的。再以「精準购买」代替「盲目消费」,购买前衡量该衣物能穿的场合、自家的衣橱空间,进而达到精準购买的效果。

为了合乎理念,衣橱医生在各方面都尽力追求以消耗最少的资源,达到最好的效果。除了透过社群网站传达资讯,亦着手进行二手衣物交流活动。第一场活动选在台北大学三峡校区。除了友人情义相挺出借空间之外,也考量类似活动在学生圈较容易唤起共鸣。三人实地考察后发现,三峡的旧衣回收箱为数不少,而且流动率相当高,几乎每週都能看到满满的衣物被放入又被收走,显示该地区有潜在市场。若能得到居民及学生的高度响应,衣橱医生就能更有效率的推广他们的想法。在消耗最少能源的前提下,让大家享受到穿新衣服的喜悦。而如何降低能源消耗,避免让二手衣物交流活动成为另一个旧衣回收场,衣橱医生必须要找出一个审核标準,并且订定出方便大家作业的程序——是衣橱医生的最大课题。

三个八年级生的「衣橱医生」实践:消耗最少资源,享受穿新衣的喜

从今年三月成立至今,三人面对的挑战一关接一关,如同发起人庭荷一直强调:「一个人走得快,一群人走得远。」其中最现实的,是来自家人的关心与怀疑。衣橱医生为非营利团体,出发点也不是为了牟利。但若是资金短缺,许多活动亦无法顺利进行。平均年龄不到二十五岁的三人,拥有最多的是年轻人独有的干劲与冲劲。为了让衣橱医生能顺利的进行,庭荷、Sonia和家辉,也对未来有完整的蓝图。在最近一次的二手衣物交流活动落幕后,衣橱医生有更进一步的走向:家辉发挥他美术系所长,利用剩余衣物手作运用,让衣服布料发挥完整的价值;而庭荷和Sonia则在社群网站互动平台上,则会与大家分享衣物收纳法、或是翻译相关文章供大家参考。同时,衣橱医生也在物色适当的实体空间,让人人都能体验衣物交流的乐趣。

你对这个世界好,这个世界也会用好的方式回应

三人一步一步从无到有,每一步留下的汗渍都是梦想的痕迹。不追求大富大贵的飞黄腾达,衣橱医生表示,他们最终的目标,就是让衣物交流成为一个普遍存在大众心中的观念。衣橱医生同时也注意到,全台各地有越来越多的免费商店正方兴未艾,这对于一直朝目标迈进的他们是一个很大的鼓舞。因为衣橱医生知道,他们仨正在创造的是一个容易沁入人心的温暖力量。将来若是需要一件新衣,第一个想到的不再是到卖场消费,而是到二手衣交流空间与他人分享所需,亦能自然发起在地衣物交流活动,更能让网路时代之下隔阂的人心再次紧密连结。

未来,当免费商店不再特别,衣物交流已是常态;当过去那个人人都懂得珍惜物品的美好年代重现,衣橱医生就能功成身退。三人都表示,即使偶而陷入对未来的迷惘,但始终相信「行动是迷惘的解药」。有彼此的陪伴,伴随着相互激荡而来的创意与无限的行动力,衣橱医生相信有一天,人人也都会是自己的「衣橱医生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